白开兑酒

恍惚

扩列扩列扩列扩列扩列())

扩oc厨oc厨oc厨oc厨oc厨能耐心听我bb的oc厨oc厨oc厨oc厨oc厨

当然不是oc厨什么的也来者不拒 约稿也可以 不想再住大街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我社了呃呃呃Betsy

【GGAD】梦醒之前(1)

一.

“你确定吗?那可是种非常难以制作的药剂……”

 

“当然,”红色头发的男孩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哦,显然,我是说,梦境药水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不是吗?”

 

盖勒特·格林德沃——同样年轻的金发男孩在愣了一秒后哈哈大笑起来(红发男孩迟疑片刻后表示附和地干笑了两声)。

 

“阿尔,你知道么,某些成年巫师在提到这种令人头疼的魔药时语气可没有你这么肯定。”

 

盖勒特饶有趣味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而红发男孩似乎突然对树枝上一只不敢确定是不是猫头鹰的生物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真的,盖尔……它至少没有复方汤剂难,是不是?”

 

金发的少年不吭一声地站在那里。

 

“难道不是吗?你知道的,复方汤剂非常麻烦……我一想到那些繁琐的过程就会感到头大。”

 

盖勒特在大约五六秒后开了口。不能确定他是有意攀谈还是因为一直沉默而感到烦闷。

 

“阿尔。你是个天才,你知道么。”他抬起有着浓密金色鬈发的头,认真地注视着红发男孩湛蓝的双眼。

 

男孩仿佛一瞬间被施了失语咒般张着嘴发不出声音来。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可疑地变得越来越红。

 

然后,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树枝上的那只不明种类的生物扑扇着翅膀飞入黑夜之中时,红发男孩重新点亮了魔杖尖熄灭了的荧光。

 

他没有任何预告地飞快地转过身去,红色的发丝随着气流的袭击而微微飘荡着。紧接着他快步向前走去,踏过坑坑洼洼的山路。

 

盖勒特终于不用再掩饰了。当邓布利多在他的视线里成为一个小小的伴随着荧光黑点时,他仰起头朝着没有一丝光亮的漆黑地天空大笑着。

 

那笑声酣畅淋漓。距离不算太远的红发男孩猛地被自己的黑色斗篷绊住了脚。


二.

“梦境药水!一瓶货真价实的梦境药水!”

 

虽然早知道男孩完全有足够的能力去制作这种被许多魔药专家认为是“高端魔药”的药剂,盖勒特在见到小玻璃瓶中的散发着蓝色荧光的珍贵魔药时还是兴奋地扬起了嘴角大叫道。

 

“它真漂亮,是不是,阿尔?”

 

金发男生的脸被瓶中晶莹的液体映衬的无比明亮。紧接着他身体前倾更加凑近了同样打量着这珍贵魔药的邓布利多。

 

“阿尔,它就像你的眼睛一样美。多漂亮啊,像夜晚的大海一样宁静又光芒四射。”

 

“不,不,你过奖了……”

 

“我没有!你自己仔细瞧瞧,看。”

 

两个小巫师于是凑在一起更加仔细地打量着那瓶在瓶中微微晃动着的魔药。其中一个还有些不情愿。

 

“你看,你的眼睛……”盖勒特于是侧过脸去端详着红发男孩的眼睛,“它们和这美丽的小东西融为一体了。”

 

是真的。邓布利多明亮的蓝眼睛透过那一小只玻璃瓶所映射出的光芒完全不亚于梦境药水所散发出的幽幽荧光。

 

“那么,阿尔,你愿意浪费一小点这珍贵的魔药让我们尝尝人世间最美妙的梦境吗?”

 

邓布利多没有接话。然后他伸出细长的手指慢慢地拔出了玻璃瓶的木塞。


三.

 

“说实话,我爱惨了那天晚上做的梦!”

 

“你梦见了什么?一瓶更大剂量的美丽的梦境药水?”

 

“哦,不开玩笑,那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美的梦了……你知道吗?我梦见了你,我梦见你躺在魔杖树下陪我一起数天上有多少颗星星!”

 

“……”

 

邓布利多迅速地将脸埋入了面前敞开的《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他吝啬地只露出了一小部分粉红的耳尖。

 

“说真的,你为什么不愿意承认呢?阿尔,我喜欢你,我爱你!超过了这世上任何事物或者是任何人!”

 

又是熟悉的沉默。当阿不思·邓布利多将脑袋从那本厚重的大书后抬起时,一对璀璨的,有着近乎太阳般光芒的眼睛灼染了他的心。

 

他不知道时间是怎么静止的,不知道那本书是如何哐当坠地的——他甚至不知道阿不福思是什么时候敲响了他的房门要求他下楼吃午饭的。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像从窗外直射入的阳光般决绝而果断。

 

就好像一切是原本就注定要发生的,普通的如同中午就该吃午饭一般令人不可置信。

 

盖勒特·格林德沃吻了他。

 

在那之后——不,这样说不大恰当。准确地说,至今为止,阿不思·邓布利多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在第一次服用梦境药水之后所做的梦究竟是什么。

 

这当然是个秘密,他众多的秘密之中较为重要的一条。

 

他根本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梦见了海浪此起彼伏的蓝海上冉冉升起的耀阳。


四.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充斥在整个房间里。

 

谁也不清楚那道残忍,冷血的咒语是从哪根魔杖发出的,也没人知道金色长发的少女是被哪道致命的咒语击中而倒下的。

 

一切显得错综复杂又无比迷离。小小的一楼餐厅中死寂一片。只有红发的男孩跌坐在地板上伤心欲绝地耸动着肩膀小声抽泣着。

 

“你这个疯子!!!不…不!!!阿莉安娜!!!”

 

同样是红发的,看起来比邓布利多稍显年轻一些的阿不福思像只被伤害了的幼兽般愤怒,绝望地抱住了地板上妹妹尚有余温的尸体。

 

“你…你们两个都是疯子…”

 

“哦,不…安娜,怎么,这不可能…”

跌坐在地板上的邓布利多呆滞地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布满泪痕的脸颊,然后他看向了脸色苍白的金发少年。

 

盖勒特在那个瞬间似乎想要走过来扶自己可怜的恋人起来。但他终究没有做到,在面对那种前所未有的,甚至不同于阿不福思充满了怒气的彻底绝望,空洞的眼神时,他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神采飞扬。

 

他甚至在害怕。他不希望事情发展的那么糟糕。

 

“阿尔,我…”

 

“你走。”

 

“不,阿尔,冷静下来,听我说,你的妹妹她…”

 

“你走。”

 

迫不得已的,盖勒特重新对上了那道空洞的目光。

 

他想再试试,在做一些尝试性的努力。尽管他知道那完全是飞蛾扑火,无稽之谈,但他还是想——

 

“除你武器!!!”

 

盖勒特趔趔趄趄地向后倒退着。他完全乱了阵脚,尽管阿不福思的那道咒语并未击中他。

他踉踉跄跄地夺门而出。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只知道自己实在是无法面对那对死水般的眼睛。

 

如果这其实是个梦。他想。

 

金发巫师口袋中的淡蓝色药水此时此刻似乎也失去了全部的光辉。


- END-


会有后续滴!

不过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好适合这篇啊。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写的急,大概会有错字之类的x